跳到主要內容

本週進度

2018紐約備課:美軍最重要的逃生配備

在紐約參觀美國航空母艦無畏號時, 聽導覽機解說,      一位退伍士兵表示,   他認為這是美軍最重要的逃生配備:

看人,也被人看

76「今天該吃什麼好呢?」
照片:「今天該吃什麼好呢?」
巴黎聖母院屋頂上的石獸,
牠看過的人一定比我多很多……
在巴黎生活五天,這是最大的感觸。
有位作家說:
站在巴黎歌劇院前的大街,
只要待的夠久,就可以看見全世界的人從你面前走過。

去年來,覺得作家說的太誇張了點。
今年再來,看多了各色人等,才知道這句話一點也不誇張。

在巴黎,單單黑人,就有好多種不同:
有些黑的像木炭,
有些是棕黑,
有的人的黑則是像咖啡牛奶,調和過的。

有些人的眼白是黃的,
有些人的眼白被皮膚襯的超白晰,
就像卡通埃及王子裡那樣的迷人。

(但是不管皮膚怎樣地黑,手心、腳底總還是白的。)

有些人的頭髮是短短的、捲捲的,
有些人梳著辮子頭,
也有人是長長的直髮,不知是天然的還是後來燙直的。

白人有金髮碧眼的,
也有像古羅馬壁畫上那樣的黑髮棕膚,是地中海一帶的血統吧?

亞洲人也很活躍,
總可以見到韓國人或日本人三五成群談笑,
研究著地圖。
韓國人好像特愛成群結隊,
很少見到他們落單,
在火車站總可以看到他們集結的身影。
只要到中國餐館或日本料理店吃飯,
總可以和祖國的同胞說上幾句普通話。

也看了包著頭巾的錫克教徒,
戴著回教徒小圓帽的中年男士,
猶太教的教士,
(嗯,和尚倒是還沒見過。)

小孩子總是最可愛的一群,不分膚色,都像洋娃娃一樣可愛;
年輕的女生活力四射,低腰褲露出一堆小腹的肥肉也不介意;
中年婦女為生活奔波,肩上的背包總是沈甸甸地掛著;
回教徒女生總用絲巾或圍巾,把頭髮包的密密的,
壯碩的黑人女生總愛穿色彩鮮豔的衣服,
雖然看了覺得好笑,
但是看到黑人女生穿黑色套裝,
又有種說不出來的怪。

街頭林立著廉價電話卡販賣店,
琳瑯滿目的電話卡是人們通往世界各地的橋樑,
非洲、美洲、亞洲、澳洲,
不再是模糊的地理名詞,
電話的這一頭,是來自五湖四海,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
在這個都市裡快樂、悲傷、奮鬥、掙扎。

每當被電視上那些政治恩怨弄得心浮氣躁的時候,
總想起外面的廣闊天空,
然後,我就會想把電視關掉,上網再去弄一張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