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本週進度

2018紐約備課:美軍最重要的逃生配備

2019九州備課:原子彈爆炸地巡禮

2014年去大阪旅行時,就想過要去廣島,
都在本州的西邊,不會很遠吧?
查完時刻表,才知道,同樣是搭新幹線,
大阪到廣島,需要2小時,
從九州的博多到廣島,只要1小時。
好,那就等下次去九州,再「順便」去廣島。

今年真的要到九州旅行,
研究「順便」去廣島的可行性,
哦,得多花¥11,000購買JR廣島山口地區鐵路周遊券
我開始問自己,真的多花這筆車錢去廣島嗎?
原子彈的來龍去脈其實都知道了,
(本來要投到德國,德國投降了,才改投在日本)
(美軍特別挑選較不常被轟炸的小城市)
(部分美國將領愛惜文化資產,京都因此被移出名單。)
(出任務當天,廣島因為天氣最好才中選)
紀錄片也看過,
(痛苦、黑雨、死亡、佐佐木禎子和千紙鶴的故事)
那麼,去這些古蹟還有什麼意思呢?

或者只是,歷史老師追求備課的體驗?

原本還有點擔心交通問題,
好在廣島和長崎都有路面電車,
外來觀光客也能輕鬆搭乘。

而原子彈爆炸地點距離火車站都不遠,
當年盟軍選市中心投下炸彈,
到今天這些地方依舊是熱鬧繁榮。

邊逛邊想起,
長崎最早出現在歷史課本,是九下明治維新的時候,
提到江戶幕府鎖國時代,僅開放荷蘭人在長崎貿易,
所以觀光客可以在長崎參觀荷蘭花園,天主堂;

七年級上學期,課本微微提到,
西班牙欲以臺灣作為對日本貿易的據點,
長崎也是大航海時代的貿易據點之一,
觀光客常選購的蜂蜜蛋糕,傳說便是葡萄牙傳入的甜點:
                          
另外,鎖國時代也有中國人在此貿易,
所以長崎有興福寺、崇福寺等佛寺,
唐人街的中華炒麵很出名,
還有神奇的……孔廟!

實際走訪長崎原爆資料館,
感受當年原爆後滿目痍:                                                                                                           

但是,身為43歲的中年婦人,
吸引我目光的,不只是平民的苦痛,
還有地圖上滿滿的「三菱」:
                                            

三菱長崎造船所、三菱電機長崎製作所、三菱制鋼株式會社……
二次大戰期間,日軍最強的零式戰鬥機,正是三菱重工的傑作。
近年來因強制徵用朝鮮勞工採礦,故事被拍成電影的軍艦島,
也是三菱集團的財產,就在長崎附近。
長崎不只是港口,更是軍事工業重鎮,
難怪盟軍會攻擊這裡。
(當天另一個候選城市是北九州的小倉,也是工業重鎮。)

隔天拜訪廣島平和紀念資料館,
看著廣島城市的發展史,
早在甲午戰爭期間,
武器便是從廣島附近的宇品港運往朝鮮半島,
廣島城是總司令部所在地,
明治天皇更曾短暫在此居住,帝國議會也曾在此召開,
可說是臨時首都。
在二次大戰期間,廣島是日軍第二總軍司令部,
自然也是盟軍轟炸的重點。

在二次大戰期間,
兩個城市的工業、經濟蓬勃發展,
不止日本人,還有各國商人在此投資經商,留學生來此求學,
以及被強制徵召到此地工作的的朝鮮人、臺灣人,
因此遭到原爆傷害的,不只是日本人。

廣島平和紀念公園內,
正中間是訪客必拍照留念的慰靈碑,
旁邊角落裡,另有一座韓國人的慰靈碑,
   
根據碑文記載,廣島原爆當時,約有20,000韓國人遇難,
佔死亡人數的十分之一。

而長崎原子彈爆炸點附近的「長崎大學」,
前身是長崎醫學大學,在爆炸時被夷為平地。
該校也有不少臺灣人就讀(宜蘭前縣長陳進東就是該校校友)

對於在廣島、長崎受到原子彈傷害的人們,
日本政府不分國籍,都發給了被爆者健康手冊,
但必須前往日本申請, 直到2008年,日本政府修改法規,
臺灣受害者才得以在臺灣申請補償。
(參見新聞:長崎原子彈受害者 臺灣第一本健康手冊
之後臺灣人也加入南韓原爆受害者的集體訴訟,
繼續爭取應得的賠償。

根據後續的新聞報導,當時在韓國有2500多人獲得補助,
臺灣後來至少有18人領取手冊。
長崎市政府也在2012年派代表到臺灣,繼續尋找臺灣的被爆者。
下次課堂上講起原子彈爆炸,
希望也能記得講講臺灣被爆者的故事。

景點官方網站
2019年8月26日更新:
韓國的原爆受害者,多來自慶尚南道的陝川郡。
2017年,韓國在這裡設置了第一個原爆資料館。

朝鮮高宗的孫子李鍝也是原爆受難者,
他的故事請看這個報導
韓國人慰靈碑的所在地點,
正是他被爆當時倒臥的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