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中國東北備課:旅順日俄監獄舊址博物館

行程資訊:
大連、旅順都有火車站,但火車已經停駛。
地鐵、輕軌還在慢慢修建,轉乘起來不輕鬆。
跟團一日遊絕對簡單,但是都不會去我想去的景點。
目前最簡便的辦法,
是到「大連車站」的「北廣場」搭乘巴士,
直達車的車資CNY 7元,1小時左右可抵達旅順。
如果搭到CNY 3元的,那就是每站皆停的公交車,
要3小時才抵達。

這是行前找到的乘車處照片:

(人太多,我沒拍,這張是別人拍的,但網友已關文)

感覺大連到旅順,就像從台北搭車到宜蘭,
就連一旁的計程車司機喊著「旅順差一位!」的氣氛都好像啊。

以為旅順是個荒涼的小鎮,
想不到公車站旁非常熱鬧,好多大媽大叔在買菜,
我沒拍到旅順櫻桃和圓又美的巨峰葡萄,甚是遺憾。


我其實沒做啥計畫,只是趁早上精神好,
決定先去較費心的旅順日俄監獄舊址博物館
而且百度地圖顯示,
從我下車的旅順巴士站,有直達公交車,很方便的。

我只是沒料到,
這公交車能讓我唱起高中校歌,憶起高中通學時光,
沒有空調(車資只要CNY 1)
而且全車滿載,司機不斷要求乘客往後走,
搖搖晃晃的老人家,一面保護著從山下買回來的菜,
一面對司機大喊「擠滿啦」,
身旁的媽媽向我示範「夾縫中求生存」:

好在日俄監獄舊址是在公交車的最後一站,
下車時不必練習「殺出重圍」,依序下車即可。

我已經走過北海道的網走監獄(當年的遊記),
也去過首爾的西大門刑務所(遊記在此
再看一個監獄,算是比較的概念。

(有那麼巧,這裡現正舉辦西大門刑務所的展覽)

至於所謂「國仇家恨」,其實很難引起我的共鳴,
外國人殺中國人的確很糟糕,
但我想起文革、六四,知道中共政府殺自己的百姓更恐怖。

這個監獄本來是俄國人在1898年,租借旅順港時蓋的(灰色部分),
日本人在日俄戰爭後,1905年取得旅順,繼續增建(紅色部分):

因為這裡的囚犯不止中國人,還有朝鮮人,
牢房裡的獄規是中、韓、日三國文字對照:
牢房不大,被關押的生活大致如展示版所述:

(韓國國父金九先生是入獄過三次,但似乎沒有被關在這兒呀,囧)

暗牢感覺比首爾的小間,入口的門是韓國的一半高:

面積是2.4平方公尺,幾乎無法平躺,感覺也比韓國的小:
(從看守人員的窺孔往內拍)

旁邊的中國大叔說:
你看,關在地下室,濕氣這麼重,俄國人真壞啊。
旁邊的人不知怎的,悠悠吐出這四個字:秦城監獄。
(後來去哈爾濱,發現俄羅斯建築幾乎都有地下室。)

刑求室把犯人固定住的凳子,也比西大門刑務所的刑具小些:

小刑具威力大,看這傷疤便知厲害:

在寒冷的北國大地,受刑人既無發熱衣,也無羽絨衣,
出門勞作只靠這單薄的衣裳:

萬一凍的病了,會送去醫務室注射「催命針」,或是默默等死,
然後變成醫學生解剖的大體。

最後有個展示間,展示目前掘得,受刑人放在木桶裡的屍骨,
(這個我沒拍,也不該拍)
旁邊的媽媽們忍不住討論:
這頭蓋骨也太小了,是小孩子嗎?

所以監獄的各項設施都縮水,
難道真是因為當時中國人比韓國人瘦小?

最後,一如中國的標準風格,一定要歌頌偉大的共產黨:
旅順監獄介紹的重要受刑人,都是共產黨員。

至於不是共產黨員,為著某些緣故,沒能被公開表揚歌頌的受刑人,
我只能偷偷揣想,默默祝禱,願天上來紀念。

(BBC說了一個奉獻的故事:有個家在東北松花江上的英國人
(他沒有被關押在旅順日俄監獄,但他的同伴們應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