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本週精選

印度麥可二三事(2019年加入原始歌舞片段)

挑戰所引起的一連串思考

6月21日下午,和美榛姊喝下午茶,
受到直銷挑戰的我,想了很多很多很多……

這不是第一次有人挑戰我做直銷了。
芬媽好幾年前就問過我要不要一起賣精油;
秀瑩去年也挑戰過我參加TRA,
不知道她們是看中我的潛力,還是忘了我的失敗記錄。

大家都忘記了:我是從天國離家出走的小孩。
離家的原因,是信仰和經濟的雙重破產。
信仰破產了,傳道的裝備大多還收著沒丟,
所以,對於和傳教有些相似的傳銷事業,
我的防備心算是很強的。

我不想面對陌生人,不想愛太多人,
也不再有偉大的夢想,更不想去「改變世界」,
就這樣,我不算很討厭也不會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前幾天跟同事聊到,
覺得自己現在跟妓女沒啥兩樣,
只要有錢可賺,出賣什麼都無所謂了。

歷史教學談不上什麼理想,
一個禮拜就一節課,該教的知識都教不完了,
(連續劇一集都至少演兩小時了……我們歷史課還比不上連續劇呢……)
學生像走馬燈一樣來來去去,
今年學生畢業了,我腦海裡浮現著「舞女」的旋律。

今年在教務處,覺得自己真的很賤,
接到一通電話,也沒考慮太多,
就為了接小孩跟賺錢,
和不想承擔關心個別學生的責任、壓力,
跳槽到教務處,
忍受那些勾心鬥角的鳥事,看樓上歐巴桑的臉色,
一切不過就是為了每個月多賺一點錢。
(好,我大方承認:不是一點,是6900元左右。我算過了。)

如果有勇氣挑戰換處室,
我有沒有勇氣挑戰直銷?挑戰開創事業?
我想不想以後月入數十萬元,
很單純的到學校來教歷史,
不兼導師、不兼行政、不用配合做縣政府的任何活動?
寒暑輔就花錢找人幫我上。

不要再看別人臉色過日子。

我敢嗎?我能嗎?

後來星期二早上偷空喝咖啡,
讀張妙如、徐玫怡的交換日記第一集,
已經習慣看男主角阿烈得、阿福,
舞台在西雅圖、土魯斯,
再回到阿輝、林桑在台北擔綱演出的生活,
真是不習慣哪。
原來那是一九九八年的日記。

從一九九八到二○○八,
Miao和Meiyi的生活起了多少變化?
我不也挑戰了一堆以前認為我一定辦不到的事?

離開CCC、考取正職教師、帶班、
以胖子的模樣戀愛、結婚、生女、生子、買房子、當包租婆、
現在連兼行政、減重也辦到了。

人生,永遠不曉得轉角有什麼事在等著呢。
當然啦,我現在沒考慮做直銷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