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旅發現的備課素材:旅客的心情

這屆畢旅參觀了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是上一屆導師班畢旅的小隊輔罐頭推薦的,
讓學生複習台灣歷史,
還可以順便參觀特展。

參觀快慢之間:臺灣鐵道旅行特展
看見這篇旅客的心情

感覺可以拿來出月考題目,
有些感觸就算放到現在也不違和。
全文請見下方:

旅客的心情
作者:杏城

到台灣來,別的不談,單就「出門」一項而論,也夠快慰的了。我這點感覺,是在來台五個月後的某一天得到的。因為在那五個月當中,自己雖然在外面工作,可是來往的路不大遠,就坐了機關裡的中型或小型吉普車,所以,就無需去坐火車了。況且,那時我對火車還不大發生興趣,這不發生興趣的來源,還遠從京滬綫、津浦綫上發脈的,那些印象,還是不談好,談起來真傷透腦筋。
剛才不是說「某一天」嗎?那天因為公視要到高雄去,而自己的外業臨時住所是在頭份鎮,路程是這樣的人,我想,這非要坐火車不可了,當時,一想到這層,馬上,自己就來個滑頭,裝著病起來,請上面另外派人去,橫豎這事個個都能辦的。誰知,上面是讓我糊了過去,可是就糊不過這幾個調皮搗蛋的同事,這個一句,那個一句,這個說:「你哪裡是病唷!早上還吃了三大碗,不久還叫我請你去喝紅豆湯去…我想,你是怕坐火車吧!」那個說:「是這樣嗎?那你真小題大作了,台灣的火車才好呢!秩序既好,又不囉唆,不相信,橫豎你一會而就要兌現的。」經過這幾個寶貝一搗蛋,無論怎樣,醜媳婦是要見公婆的,所以也只好扶病出駕了。
到了竹南車站,還沒有到八點鐘,太陽也出來了。這時,自己也像個鄉巴佬上了街還要出洋相呢!沒有辦法,又看不懂什麼山線海線,所以,只好硬著頸子去問那位站在月台上的路警:「請問同志,到高雄的車子還有吧?」他足足看了我三眼,這才和顏悅色地向我說道:「你先生要上高雄嗎?車子多得很,馬上就有一班,你快點去買票,一會兒在那邊月台上車。」我謝了他,剛走了兩步,我又想起山綫海綫的問題了,於是,我又回來向他請教,這樣,他就很詳細的告訴了我:「山線是由竹南經過台中至彰化,因為山多,地勢較高,所以叫做山線。海線是由竹南經過大甲至彰化,因為是平原,靠近海邊,所以叫做海線。這兩條線,都是由竹南站起分開,至彰化站會合。」他一點也不怕麻煩,真比那下關車站上的路警強得多,要是他們的話,他不打你的官腔就算待你好,否則,他要問你長了眼睛沒有?那才把你弄得難為情呢?現在,兩比一下,真令人感慨萬千。這是給我第一個愉快。
在買票的時候,大家也是在排隊,我也按部就班地就接上去了。秩序不說,旁邊也沒有提手槍的在那邊推這個啦那個,根本就沒有這一個投機取巧的乘著人家不注意的時候就插了進去。這,我想才對,大家都是有理性有人格的人,就無需要人家來管,公共的秩序,是要大家來維持的,絕不能讓少數份子來破壞。
剪了票,我也到指定的月台上來了,不久車子就駛進車站。先下後上,擠是免不了的,可是並沒有一個人把老命丟在旁邊呀。想必是車子班次多的關係,所以買了票的人都得上去了。雖然,後來的沒有座位,可是,也都還能在可能範圍內去找個地方站住,他們絕對不想,自己買了三等票,眼看那邊二等車廂裡很空就跑到那邊去。這時,我方鬆了一口氣,因為上了車就等於到了高雄呢!
車子到了苗栗,下去人很多,因此我也不客氣地找個位子坐好。不久,查票員就帶著服務生就上來了,他們查驗旅客車票的時候,態度、言語、動作都合乎要求,順著持續一個一個的查,很順利地就把這截車廂的工作做完了。他們走後,我有點感想,你看他們並沒有看人做事呀,大家一視同仁,公事公辦,不是你穿得好些我對你的態度就好些你穿的差些我對你的態度就差些。也沒有你是我的朋友我就裝作沒看見,而蹲在門角落裡的那個是生人這可不能不問一下……這是給我第二個愉快。
一路上山光水色,海浪黃沙,真令人心曠神怡,大有相逢恨晚之慨。尤其那些山洞的工程,就是哥哥來到此地看見了,恐怕也要佩服人家了!哥哥是湘桂黔路工程師兼金城江分段的段長。
車子到了台中,停的時間稍久一點,這時我看見許多學生都拿了書包上來了。他們站在一起,有的好像在批評某某老師打分數不公平;有的在和一個賣柑子的小販子開玩笑,他拿了一個過去,當他回過頭找他要的時候,這個又順便拿了一個藏起來了,搞到後來,這小販子不知如何是好,四面八方都是敵人,要想安全,除非自己在半空上站住,這時,有的看見小販子要哭了,所以,大家都把柑子還了原,那小販子知道此地不可久留,三十六着,走為上着,於是就跑走了。
我很懷疑這班學生,為什麼成班的坐火車,為什麼…於是,我就找旁邊的一個學生問他幾句,這樣我才知道他們是走讀生,家裡距學校還有幾十公里呢!這,真是台灣的傑作!記得自己以前在家鄉讀書的時候,家裡同學校只隔了五華里,天天只好走路,有時還要遲到,就是後來在南京上學的時候,公共汽車還是靠不住,然而這些台灣的學生呢!聽他們說從來到學校沒有誤過事,放學回家都有車子坐,這,因為是交通當局顧慮到許多走讀學生和一些公務員了!我聽了之後,無限的興奮,所以我的第三中愉快就是這件事呢!
自從經歷這次以後,於是我就諒解了台灣的交通情形。我是個草草勞人,我是個旅客,而我這旅客的心情,無論從哪方面觀察,都是一種輕鬆,愉快而滿足的。

全文完。

猜猜這是哪一年的作品?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