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教學第一天,偏鄉海邊學校遠距教學實況報導

有史以來第一個線上教學的日子,
寫點隨筆留念。

06:50
1號學生傳訊息給我,
說他已經從南澳搭火車到學校來,
預備領取借用的電腦。

07:30
進入辦公室,
第一堂課的老師已經在辦公室備課。
雖然這陣子都有練習,
但沒有一次是全國一起上線,
到底會變怎樣呢?

08:20
1號學生被帶到某間教室,
用教室裡的電腦登入線上課程。

辦公室裡,
不用教課的老師紛紛變身電話行銷專員,
不斷地透過電話、Line、Messenger,
指導電話那一頭的孩子排除連線障礙。

班導我也登入導師班所屬課程,
幫忙點名,確認班上學生是否都上線,
沒上線的一一確認遇到什麼問題。

2號學生表示,
連線一直失敗,在家裡森氣氣,
家長傳訊息來搬救兵。

3號學生是現職老師的孩子,
跟著家長去學校上班,
我以為不會有問題,
殊不知家長的配備要用來工作,
自家孩子沒配備用,
好不容易借到配備,還是登入失敗。
(我內心OS:一樣是老師,資源差很多,
我雖然自己有兩台筆電、兩支iPhone,
還跟教務處借一台iPad備用呢。)

4號學生表示,
他和媽媽都不知如何設定帳號,
還好家住的不遠,
索性請孩子把配備(平板電腦)帶來學校,
我直接幫忙設定。
既然人都來了,
學校就讓他跟1號學生一起看同一台電腦。
(等等,說好的防疫?)

5號學生人沒上線,
打電話到家裡, 家長回答:
「什麼?網路教學?什麼時候?
我不知道,孩子在親戚家。」

10:00
第一堂遠距教學結束,
先發的老師回到辦公室,
留守的老師報以熱烈掌聲!
老師們互相交流實戰心得,
好像回到考教甄的熱血青春。

不熟悉網路的同事,
還在摸索Google的帳號和使用邏輯,
甚至用智慧型手機拍下分解動作,
準備按圖操作。

與大學同學用Google Meet視訊通話,
取暖不忘求救,
我趕緊把資訊組長傳給我們的各種教學PDF檔傳過去,
並獻上我最誠摯的叮嚀:

千萬不要在Google Meet裡面開影片!
要給學生連結,讓他們去Youtube看。

此時,另一位同事回報:Youtube也當了。

轉眼來到中午,
女兒上了三堂線上課程,
影片各種卡頓、噪音各種干擾,不禁哀嚎:
「這樣的日子,我要過一個禮拜?」
冷血媽媽回:
「不是一個禮拜,是八天。」

12:20
把Chrome Book交給中午抽空趕來的3號學生,
順便跟任職某國小的媽媽小聊,
問媽媽怎麼沒有配備?

媽媽說,她們學校連老師都沒有筆電可用,
桌機又沒視訊鏡頭,只能手機開直播,
一個早上下來,手機的電通通用光。
熱血的老師,拿著過熱的手機,
這畫面......想了我都熱淚盈眶啊。

對照我任職的學校,
手機、平板、Chromebook、耳機麥克風一應俱全,
上網吃到飽的SIM卡也有,
根本是千萬富翁。

14:00
同事回報,
某幾位+9學生開始亂玩麥克風發怪聲,
還有人開鏡頭分享奇怪畫面,
實體上課會發生的事,網路世界一樣出現,
好在,網路教室可以移除干擾秩序的用戶,
這點比實體教室好太多了。

20:00
宜蘭縣老師們用Google Meet聚會,
交流彼此的心得,大家都好熱情,超時還停不下來。

20:30
導師班數學老師說要測試均一平台,
讓全班嘗試連線,
班導我也登進去,果然看到花式屁孩鬧場,
先截圖存檔,稍後再算帳。

21:00
傳訊息給家長群組,
請家長幫忙控管孩子的手機,
順便在學生群組叮嚀:
破壞秩序,該記的警告絕不會少。

兒子笑著把他的手機遞給我,
讓我看他們班群裡班導發布的訊息:
「OOO你再干擾秩序,我就衝去你家把你手機沒收!」
原來我不寂寞。

搞定大小事,終於要來洗衣服,
走進房間,
看到女兒把平日亂扔的衣服折得整齊又美麗,
然後拿出手機拍照,說這是家政作業。
感謝老師,讚嘆老師!

新生活的第一天總是辛苦的,
跟養小孩一樣,之後會越來越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