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本週精選

印度麥可二三事(2019年加入原始歌舞片段)

2019九州備課:終於到了春帆樓




這次九州旅行,重頭戲之一就是春帆樓!
不只是高級餐廳,更是簽訂馬關條約的所在地。
我當然知道,
原來的春帆樓已經在二戰時燒掉了,
可是,身為歷史老師,
七、八年級課程一定都會提到甲午戰爭、馬關條約,   
有機會親臨現場,絕對不想錯過。


春帆樓位在本州的下關, 既然是在「下關」簽訂,
怎麼會叫「馬關條約」呢?

查了一下由來,簡單地說, 「下關」古稱「赤間關」,
日語「間」的發音類似「馬」,
所以也被寫作「赤馬關」,
再後來就被簡稱為「馬關」。
(我比較喜歡「下關條約」,考試寫起來筆畫比較少。)


一般查到的交通方式,都是說從下關火車站來,走路2.6公里。但從九州的門司港搭「關門聯絡船」到下關港,只要5分鐘。
朝著唐戶市場的方向走去,
沿著大馬路上的指示牌,
就能抵達春帆樓,比搭火車轉公車便利些。

從下關港上岸,還可以先到唐戶市場,吃一碗便宜又新鮮美味的海鮮蓋飯:

想來,伊藤博文當初選擇這裡,
也是想為貴客獻上家鄉的美味海鮮吧?


那麼多間餐廳,選中春帆樓是有原因的。

日本自豐臣秀吉的時代,便禁止食用河豚,
據說伊藤博文在1887年返鄉時,到春帆樓用餐, 

他原本就是春帆樓的常客,
當天海況很差,沒有好魚可招待,        
苦惱的女將只得違反禁令,
為伊藤博文送上河豚生魚片。

想必河豚生魚片非常美味,才促成伊藤博文在1888年廢除了河豚禁止令,並發給春帆樓「河豚料理公許第一號」的執照。
可惜我口袋不夠深,又是一人獨行,
就沒有預約這裡的河豚料理。

先搭火車,再搭快船,只為了看看馬關條約簽約的會場: 

根據館內說明,
會場的家具是從濱離宮(東京)搬過來的椅子,
是專為皇室和國賓打造的高級座椅。
話說甲午戰爭時,明治天皇曾住在廣島城,離下關也不遠。 

不知是不是就近運過來支援?

又是高級座椅,又是美味河豚,
看來日方很熱情在接待貴客呢。

除了伊藤博文跟春帆樓很熟之外,
我猜,還有交通方面的考量。


下關、唐戶等港口,
自古以來,便是中日韓之間往返的要道,
到現在都還有國際航線行駛著:

對中國人來說,前往九州的海道,應該是較安全而熟悉的。(中國到日本的航程看起來很近,其實危機四伏,問問阿倍仲麻呂鑑真,就知道有多危險。)

對日方來說,春帆樓還有另一重作用,
下關歷史博物館的館長町田一仁表示:


「對伊藤而言,山口是老家,他很熟悉附近的地理吧,
不過最重要的是春帆樓的位置。          
面海,也靠近廣島的大本營(軍隊最高指令機關),
對岸近在咫尺。
簽約狀況如果不對勁,
讓艦隊移動到眼前,利用遠近感在視覺上造成清廷使者的壓力。」
(參見:
山口,西京都的古城之美


據說在會議後期,
日方不斷派遣軍艦從此地駛往遼東半島,

不過,
日方的新式軍艦,伊藤博文的種種算計,
清廷滿朝文武的議論,臺灣人民的不滿,
到底哪一邊施加的壓力最大,
只有簽下馬關簽約的李鴻章,和他的養子李經方知道了。


看完春帆樓,回到唐戶市場,
在小公園看著海浪,吹著海風,
喝著市場買來的河豚味噌湯,
慶幸自己是個外國旅人,
而日本殖民時代,已成為課本的歷史名詞,
再怎麼痛苦、屈辱的回憶,總有一天會過去。

(總有一天,我的國家會用「臺灣」之名參加奧運吧?)
景點資訊:日清講和紀念館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