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本週進度

2018紐約備課:美軍最重要的逃生配備

Roads of Arabia 沙烏地阿拉伯文物特展

暑假前往首爾快閃一遊,總覺得沒排個博物館好空虛,
還好,善體人意的Google幫我找到
國立中央博物館

(咦,好眼熟,Running Man有來過?)
(有的,2014年12月14日,金宇彬、李玹雨擔任特別來賓)


打開博物館官網,看看近來可有舉辦什麼特展,
咦?這個是……?


沙烏地阿拉伯的文物特展!!!

天啊,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去沙烏地阿拉伯呀!     
沙烏地阿拉伯不能申請觀光簽證,      
必須申請商務簽證、工作簽證或朝聖簽證,
女性一定要跟丈夫同行,否則寸步難行。


如今難得沙烏地阿拉伯政府願意出錢出力,
把散佈國內各機構的珍貴文物一齊出國展示,
當然不能錯過。


但是,看不懂韓文寫的展覽解說,
不瞭解文物的精華所在,
這樣看展覽又有何用呢?


還好,上網搜尋Roads of Arabia,      
發現這批文物已經在許多國家展覽過,    
法文的、俄文的是有看沒有懂,
但在舊金山展出時的
官網是英文寫的,
可以先做點功課,
得知展出主題有這四個:

  1. 史前時代的阿拉伯 Prehistoric Arabia
  2. 香料之路 Incense Roads
  3. 朝聖之路 Pilgrimage Roads
  4. 王國的建立 Formation of the Kingdom
幾天後靈機一動,
天朝地大物博,看看可有相關資源?
哇!去年在北京也展出過了!
有了
中文官網的詳細解說,可以安心看展啦。(灑花)來到首爾,搭乘地鐵四號線,在二村站下車,
就有通道直接到博物館入口。
去年在東京看兵馬俑,今年來首爾拜訪國立中央博物館,
感想就是:外國的展覽館都好大!
不知是臺灣的展覽館真的蓋太小,
還是臺灣人愛湊熱鬧,把展場擠的水泄不通呢?

展覽門票6000韓元,不算貴,
想按著臺灣慣例,買個導覽手冊回家,
發現只有厚重的展覽圖鑑,完全沒有在臺灣習慣的輕便小手冊。

來到會場,先看見供小朋友拍照留念的趣味立牌:
2017-06-18 11.15.26 
首先見到此地出土的人物塑像,
原來阿拉伯半島有很多部落,
每個部落的人長相都不太一樣。
(起初不知展場可以不開閃光燈拍照,所以沒拍)


古文物展覽看多了,
發現遺傳真的很神奇,
各國現代的人群,長相跟古代祖先真的頗有神似,
下回文中嘉年華,來設計各國的古代雕像和現代人像的配對遊戲,
應該會很有趣吧?


接下來的驚奇發現:
阿拉伯的古文字不是楔形文字!
2017-06-18 10.39.25
(欸……阿拉伯半島跟兩河流域還是有一大段距離的好嗎?)
這個碑的文字,跟上一個碑顯然又不一樣,
根據解說,原來這是阿拉姆語:
2017-06-18 10.45.47
這個碑上面的圖樣,牛讓我想起亞述人,
鳥兒和太陽又好像是埃及風格……
2017-06-18 10.45.36
看來,阿拉伯半島的族群其實很多元呢。
因為海洋貿易盛行,與許多城邦都有來往,
有些石碑上面刻著希臘文,
連希臘傳說中的赫拉克羅斯也有出土:

這個墳墓裡出土的黃金面具,也是希臘墓葬裡常見的物品,
濃濃連成一現的眉毛,讓我想起兩津戡吉:

這是一般民宅的家門,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的故事裡,
匪徒做記號的門,就是長這樣吧:
2017-06-18 11.06.04

下面這扇門,是麥加天房內室的門,
只有王公貴族才有資格進入,一般人是無緣得見的。

這是鄂圖曼帝國蘇丹穆拉德四世(1623-1640在位)送的門,
也只有國王,才能夠鍍金又包銀地裝飾這門:
2017-06-18 10.59.49

用來覆蓋天房的罩幕,只有穆斯林朝聖時才能見到的,
罩幕年年都會重新製作,
展場這一件是1992年,阿拉伯國王奉獻的,
原來黑布上的金線刺繡是立體的,課本上看不出來呢:
2017-06-18 11.00.59
上面的阿拉伯文寫著:

此罩幕製作於聖城麥加,
由聖殿保護人赫德•伊本•阿卜杜勒阿齊茲•沙特奉獻給克爾白天房。
希望真主保佑他。時年伊斯蘭紀元1413年。


即使不完全看懂解說文字,
光是看這些文物,也可以啟發很多想像,
激發進一步認識的興趣,
不知道這個展覽有沒有機會到臺灣來?

話說,在我年紀還小的時候,
沙烏地阿拉伯還是我們的邦交國,
直到1990年才斷交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