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本週精選

趕課影片清單:國三學長姊複習請慢用

2016中國東北備課:日俄戰爭要塞巡禮

先放上一張地圖(原圖攝自東雞冠山的日俄戰爭陳列館)

參觀日俄監獄舊址後,回到繁華的旅順中心廣場一帶用餐,
接著搭上公交車,來到旅順火車站:

綠色屋頂、檸檬黃的俄國式清爽配色,
不遠處的港口吹來怡人海風,
在小小的候車室裡,遙想那個旅順被叫做「亞瑟港」,
搭火車還是高貴享受的浪漫年代。

從旅順火車站步行五分鐘,便是軍港公園,門票CNY 5。
公園裡有攤販陳列特色小吃:

還展示著火炮:

重點是前方只有91公尺的出海口:

此地是北洋海軍的基地之一,
也是甲午海戰、日俄戰爭的戰場。

旅順的名字是明太祖起的,
當年他派遣兩位將軍,從山東過海來鎮守遼東,
因海上旅途順利,故將此地命名為「旅順口」,
誰能想到,數百年後,海權時代到來,旅順口再也不平靜。

現在的軍港在公園隔壁,只有解放軍和海鷗能一覽風光:


接下來,找到一台計程車,前進士兵苦戰的二零三高地。
門票CNY 30,計程車停車費CNY 10。

計程車在停車場停妥,接下來山路要自己走。
看著指示牌,我擔心會在山裡迷路,
但司機再三保證,最慢三十分鐘,我一定能走完所有景點:

踏上陡峭山路,我開始後悔:
有必要一年內爬兩座很相像的軍事要塞嗎?(年初才爬完金門太武山)

走了十多分鐘,總算看到終點:

為了紀念戰績,日本人用戰爭遺留的炮彈殘片,鎔鑄成這座塔:

我順著指示牌,沿著小徑走,試著尋找乃木保典陣亡地:

比土耳其的恰納卡萊更荒涼:

最後只找到俄軍的指揮所:

乃木保典畢業於東京陸軍士官學校,戰死時年僅23歲。

他的父親乃木希典,是日俄戰爭時,日本陸軍第三軍司令,
他的哥哥也在距離旅順不遠的金州戰場捐軀。
乃木一家沒能留下血脈,只留下一則又一則愛國的故事給人景仰。

接下來,前往能俯瞰旅順港的白玉山:

白玉山景區門票CNY 40,停車費 CNY 10。

「白玉山」原本的名字是「西官山」,
附近有座「黃金山」,
傳說是李鴻章在視察時說:「有黃金必有白玉」,才改名。

山上有座白玉山塔,原名「表忠塔」,紀念在此陣亡的日本將士:

這裡有很多鴿子,如果要拍鴿子,得先向旁邊的人買飼料。
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紛爭,我決定躲遠一點。

有很多人跟「旅順口」的碑拍照,我只好拍旁邊這個比較少人拍的:

最後前往東雞冠山,
沿途一片荒煙蔓草,但看不見墳墓。
通常在台灣,這種有靠山、面向大海的山頭,
不是墓園,就是蓋靈骨塔,絕不會閒置不用。

司機大哥提醒:旅順至今仍有很多軍事基地。

此處也是日俄戰爭的要塞:

門票CNY 25,計程車停車費 CNY 10。

1898年,俄國租借旅順、大連後,便積極規劃防禦工事,
東雞冠山也是其中一處要塞。

士兵歇息的宿舍:

煮飯的廚房:

不知如何使用的電話:

最後照例陳列大砲:

還有很多壕溝(跟土耳其的一樣低矮):

1904年,日俄戰爭開戰後,雙方在此進行了129天的攻堅戰。

最後,日軍的砲火從這裡打進了俄軍的指揮部:

俄軍的指揮官陣亡。

日軍戰勝後,留下這個紀念碑:

課本裡寫「日俄戰爭」四個字,
上課時戲謔地說起「征露丸」來加強記憶,
走過戰場,才能實地感受,此地是數萬人的人生終點站。

(2022年補充:
在京都旅行時,錦市場通裡有個墓園,
我拍了當中幾個墓碑上的碑文,想拿來出月考題目,
墓主死於明治38年,正是在日俄戰爭的年代。)


以下是旅行資訊紀錄。

首先紀錄交通費。

軍港公園→二零三高地→東雞冠山堡壘→旅順公車站,
完全跳表不議價,包含等待時間,我的計程車資是CNY 110。

先前有想過包車,也在淘寶搜尋過,
但因為是一人出行,擔心包車費用過於昂貴,
最後選擇在路邊攔車。

很幸運遇到熱心的司機,
表明是歷史老師來備課,斗膽請他停車,
好讓我在路旁拍下肅親王府(川島芳子生父的家)

之後,司機特地載我來拍這個:關東軍司令部舊址(關閉中)
也是俄羅斯式建築,本來是俄軍的炮兵司令部,
後來成了日軍司令部,九一八就在這裡策劃的。

司令部斜對面正是銀行,打仗需要資金。

關東軍司令部附近,還留下許多日式紅磚屋,
已經殘破不堪,但有些還是有人使用,
司機說,政府計劃整片保留,變成影視園區。

參觀完東雞冠山,準備搭車返回大連,
臨下車前,司機又載我到萬忠墓,
保證這裡離公車站非常近,不看可惜。

萬忠墓埋葬著甲午戰爭時,被日軍殺害的旅順軍民。
這裡有貨真價實,北洋艦隊的火炮:

這座火炮原先裝在北洋艦隊的濟遠艦,
濟遠艦在甲午戰爭戰敗後,被日本人接收,編入日本海軍。
日俄戰爭時,在旅順港內遭俄軍水雷擊沈,直到1982年才打撈上岸。

對了,照片裡沒有拍到太多觀光客,
但不是我的拍照技術進步,
也不是像張氏帥府那樣,攝影同好相互禮讓,彼此騰空位子,
純粹是因為我造訪的時候,中國還沒放暑假。

我只遇到一團中國觀光客,他們也讚嘆此地的清幽,
直說,還好早點來,
等到暑假開始,山上就會擠滿進行「愛國教育」的小朋友們。

魂斷旅順的各國士兵們,若是地下有知,
不知他們會怎樣看待當年的「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