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紀念

每年的六月,
總是圍繞著會考後的空虛、紛亂,
和炎熱夏日的浮躁,
六四的講課,也在期末的忙亂中草草了事。

手機裡的紐約時報中文網,沒忘記提醒我這個日子,
更神奇的是這兩篇報導:

原來美國哈佛大學有這樣的一門課:

「有目標的反叛:天安門運動的歷史與記憶」

原來,美國人去中國,也會被導遊告誡,有三個T不要談:
台灣、西藏、天安門(Taiwan、Tibet、Tiananmen)

原來,有28箱證物還存放在哈佛大學,
還在盼著能自由談論六四的那一天。

原來,中國的孩子,只能在美國的土地上,
聽到這祖父母早已遺忘、父母親支吾其詞的故事。

而我,又如何在期末忙亂中,
讓天然獨的台灣學生,感受這段曾經震撼台灣人的歷史呢?

在Youtube找了又找,今年決定讓學生看這個:

看完這個,老人失落的回憶又撿回了不少。

為了出考題在網路上找素材,
看到這篇「各種槍打在身上是什麼感覺?
有人親身經歷,有人冷言冷語,
再次感受到中國人的無言和無奈。

偶然間翻到國中時,恩師在課堂上分享,
裡面有很多梗,現在的學生已經完全聽不懂了:

最近預備去中國旅行,
說到十年前台灣不能直飛中國、人民幣不能在台灣兌換,
年輕的同事簡直無法想像。

也許在很久很久以後,
我也會用「想當年」的口氣說:
「以前啊,中國人不能自由談論六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