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本週精選

印度麥可二三事(2019年加入原始歌舞片段)

凱薩琳二世 - 外籍新娘出頭天

我叫蘇菲,我家住在普魯士,1729年5月2日出生,金牛座。

這位是彼得大帝的三女,她發動政變,成為俄國女皇:

她選中了我,安排我嫁給了她的繼承人--彼得三世,
彼得大帝次女的兒子,
一個從小生長在普魯士,
幾乎不會說俄語的俄國皇太子。

1745年,我和彼得結婚了,
為了嫁給他,我放棄原本信仰的路德新教,
改信希臘正教,努力學說俄語
甚至改了俄文名字「葉卡捷琳娜」。
但彼得崇拜普魯士的腓特烈大帝,
不喜歡希臘正教,老想著跟普魯士結盟,
俄國貴族們不喜歡他,
身為他的妻子,我感到十分痛苦。

 
結婚九年後,我終於生下了保羅:

很多人猜測,
保羅可能是近衛軍軍官格利高里‧奧洛夫的兒子,
但女皇一點也不介意,
女皇說:「如果他真是私生子,那也不是我們家族中的頭一個。」

大家都猜錯了,我的第二個兒子才是。
 
在這段苦悶的日子裡,
我和來自波蘭的貴族Stanislaus Poniatowski成為很要好的朋友,
但女皇把他趕走了。

1762年,女皇過世,彼得當上國王,他想廢黜我,
於是我聯合貴族、東正教僧侶、軍方情夫共同發動政變,
成為俄國新女皇。
不久後,彼得就因為「消化不良」而去世了。
政變後不久,我認識了這位風趣的貴族軍官波特金:
他成功打敗了鄂圖曼土耳其,
取得黑海的出海口,使我國的海上勢力更加拓展。
 
他也十分體貼,知道我喜新厭舊,
不時幫我物色有趣的新人,
並向我的新寵們收取仲介費用。
這絕對是一筆划算的投資,
只要成為我的男寵,絕對有豐富的回報
 
比如說,年輕時與我熱戀的那位波蘭貴族,
我在成為女王後,便幫助他成為波蘭的國王,
之後又與普魯士、奧匈帝國結盟,
一起來「保護」「動亂不安的」波蘭。
 
我和好朋友腓特烈大帝一樣,
時常向伏爾泰、狄得羅請益,
並試著削弱貴族權益,建立對平民更有保障的法律制度。
不過貴族們反對,所以改革都失敗了,我也沒辦法啊(雙手一攤)!
1796年,歐洲忙著討伐拿破崙,
很遺憾,我因為腦中風,沒能參加這場大戰。
假如我能活到兩百歲,全歐洲都將匍匐在我的腳下。

對了,我的最後一位情夫發動政變,
趕走我和彼得生的兒子,
讓我一手調教的好孫子,亞歷山大一世繼位,
他展現過人的軍事才華,
打敗了法國的拿破崙,
被譽為「歐洲的救世主」呢~

2020年更新:看電影更精彩